信息化
首页  >  信息化  >  信息化要闻

数字经济正迈向从量变到质变的历史性拐点

2018-03-29  来源:人民邮电报社  作者:徐勇

北京pk10害死多少人 www.58v2x.net 3月24日,中国信息化百人会在北京发布了《2017中国数字经济发展报告》?!?017中国数字经济发展报告》由中国信息化百人会联合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中国电信、埃森哲、国家信息中心、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滴滴出行、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等机构共同承担完成,并共同发布。

2017年,党的十九大报告中首次纳入“数字经济”这个关键词。中国信息化百人会从2013年成立以来,致力于研究中国信息化发展的重大前沿和战略问题,在连续3年发布信息经济发展报告的基础上,根据当前国内外信息化发展的新形势、新共识、新战略,深入研究数字经济的基本概念、演进规律、特征趋势及发展战略,以及中国数字经济的历史方位、国际地位、区域格局、产业特征,形成了《2017中国数字经济发展报告》,数字经济正迈向从量变到质变的历史性拐点,主要包括十大重要观点。

发达国家数字经济占GDP比重超过50%

在全球信息化进入全面渗透、跨界融合、加速创新、引领发展新阶段的大背景下,数字经济长足发展,正成为创新经济增长方式的强大动能。2016年全球发达国家(美、日、德、英)数字经济占GDP比重在50%左右,美国数字经济规模排在全球首位,已超10万亿美元,占GDP比重超58%。融合型数字经济的主体地位进一步巩固,主要国家融合型数字经济占比普遍超过70%,少数国家甚至接近90%。

中国数字经济正处于从量变到质变的关键节点上

中国数字经济正步入快速发展的新阶段,进一步巩固了全球第二大数字经济大国的地位,正处于从量变到质变的关键节点上。

一是从发展速度看,2016年中国数字经济增速高达18.9%,分别比美国(6.1%)、日本(17.0%)和英国(11.5%)高出12.8、1.9、7.4个百分点。

二是从产业规???,2016年中国数字经济总量达到22.6万亿元,占GDP的比重为30.3%,比2015年提高2.8个百分点,比重呈现快速增长的势头,但仍显著低于全球其他主要国家,分别比美国(58.3%)、日本(46.4%)和英国(58.6%)低28、16.1、28.3个百分点。

三是从增长贡献看,2016年数字经济对GDP增长贡献率高达58.7%,从2002年至2016年,数字经济对GDP增长的平均贡献率高达34.3%。

四是从内部结构看,2016年中国融合型数字经济占数字经济比重为77.2%,增速高达25.7%,对数字经济增长的贡献达88.2%,增速与贡献率均创近五年新高。

中国数字经济发展呈现明显的省域差异

一是中国数字经济规模、增速、占比在稳步提升中呈现明显的区域差异。中国各省数字经济的发展由于战略导向、经济基础、产业结构、资源禀赋等不同而表现出明显的梯级分布特征,数字经济发展地区集聚效应显著。

二是全国各省份划分为四个梯队。第一梯队包括广东、江苏、山东、浙江、上海、北京6个省份,数字经济规模均在10000亿元以上;第二梯队包括福建、湖北、河北、天津4个省份,数字经济规模在6000亿元至10000亿元之间;第三梯队包括陕西、吉林、广西、黑龙江、贵州、内蒙古、山西、新疆8个省份,数字经济规模在2000亿元至6000亿元之间;第四梯队包括甘肃、宁夏、青海3个省份,数字经济规模在2000亿元以下。

面向制造业的数字经济蓬勃发展

面向制造业的数字经济蓬勃发展,我国各重点行业的数字经济发展在研发、制造、产业链等方面呈现不同特征,发展路径各异。

一是制造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仍处于起步阶段。2017年我国生产设备数字化率为44.8%,关键工序数控化率 46.4%,数字化设备联网率为39%。企业资源管理(ERP)、产品全生命周期管理(PLM)、制造执行系统(MES)普及率分别达到55.9%、16.4%、20.7% 。2017年我国智能制造就绪率为5.6%,比2014年提高了0.9个百分点。

二是装备行业以数字化研发工具的集成应用和基于产品的智能服务为双向突破口,提升产业价值链水平。装备行业围绕产品全生命周期研发创新开展积极探索,行业数字化研发设计工具普及率达到79.8%。

三是原材料行业以强化制造环节的智能化水平为着力点,打造集约高效实时优化的生产新体系。行业智能制造转型趋势显著,石化、大型钢铁行业智能制造就绪率分别达到6.8%、18.3%,在各重点行业当中居于前列。

四是重点行业数字化投入产出出现价值新拐点,全要素生产率实现指数级加速增长态势,轻工、电子、机械、纺织行业两化融合发展水平接近或跨越中等水平。

五是各行业数字经济发展路径各异,原材料行业打造集约高效实时优化的生产新体系;装备行业提升产业价值链水平;消费品行业构建用户需求的精准采集、快速传导和实时响应的新能力。

六是食品、医药、石化、汽车的产业链协同水平较高,实现产业链协同的企业比例分别为9.2%、9.1%、8.2%、6.9%。

数字经济基础设施向智能化发展

数字经济基础设施包括网络基础设施、平台基础设施和传统基础设施的数字化。网络基础设施加速向高速率、万物互联、智能化升级,5G将在2020年前商用,智能网络将在2025年初具规模,预计到2020年全球将有超500亿台设备连接。平台基础设施逐渐成型并向云与边缘计算融合化以及感知智能化方向发展,边缘计算成为平台基础设施的新战场。传统物理基础设施逐渐向数字化转变,当前年新增1500万台机器中,只有10%实现网络连接,基础设施升级空间巨大。

数字经济促使企业组织模式产生深刻变革

数字经济时代,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快速融合渗透有效降低了企业内外的交易成本,促使企业组织模式产生深刻变革,越来越多的企业呈现出网络化、扁平化、柔性化等主要基本特征。海尔“人单合一双赢”模式、小米极致扁平化组织模式、韩都衣舍“大平台 小前端”的组织模式、华为“铁三角”模式等新型企业组织模式不断涌现。

拥抱平台经济成为助力企业高速发展的重要途径

平台经济核心是由多方参与形成的生态系统,拥抱平台经济,将成为助力企业高速发展的重要途径。一是推动业务转型,强化客户联系,减少资源共享成本,降低跨国运营门槛。二是推动组织转型,打破企业边界,推进组织扁平化,打造行业生态圈。三是推动商业模式创新,促进企业从销售产品转变为提供服务,强化行业生态系统核心地位,通过数据变现等创造企业新的营收与利润来源。

创新平台治理成为促进数字经济发展的重要保障。数字经济平台治理是跨越科层治理的新型治理模式。当前,平台治理面临平台经济增长迅猛、平台用户规模巨大、平台多边市场高度复杂等三大变化,以及平台的准公共性与商业性、传统条块监管和平台网络化形态、平台迅速发展和政府落后治理手段等三大主要矛盾。完善数字经济平台治理需要确立“四大目标”、坚持“四个原则”和抓住“五点举措”。

数字人才成为中国经济数字化转型的核心驱动力

随着我国数字经济的蓬勃发展,数字人才成为影响我国经济数字化转型进程的重要因素。全国数字人才分布最多的十大城市是:上海、北京、深圳、广州、杭州、成都、苏州、南京、武汉和西安。约50%的数字人才分布在互联网、信息通信等ICT基础产业,传统行业主要分布在制造、金融和消费品三大行业。85%以上的数字人才分布在产品研发类,深度分析、先进制造、数字营销等职能的人才加起来不到5%,数字人才结构性问题突出。

数字经济新型灵活就业模式对就业增长具有重大意义

数字经济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贡献不断提升,与之相对应,数字经济所带来的强大的就业吸附力对中国整体就业的拉动作用也越发明显。在数字技术不断发展的同时,新业态、新经济模式不断涌现,新型就业模式更加灵活多样。

数字经济新型灵活就业模式对就业增长影响积极,增加了弱势群体的就业机会,而且收入提升效应明显,并为社会创造了就业缓冲器和蓄水池。

数字经济正在迈向体系重构、动力变革与范式迁移的新阶段

一是数字经济正迈向体系重构的新阶段。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加快融合发展,并呈现数据驱动、软件定义、平台支撑、服务增值、智能主导等典型特征,正在全方位重塑制造业的生产主体、生产对象、生产工具和生产方式:谁来生产(who)、生产什么(what)、用何工具(which)、如何生产(how)、在哪生产(where)正在发生深刻的变革。

二是数字经济正迈向动力变革的新阶段。人类正在构建一个以“数据 软件”为核心的新世界:赛博空间。赛博空间的本质就是基于软件构建一套数据自动流动的规则体系,把数据转变为信息,信息转变为知识,知识转变为决策,以数据流不断优化资源的配置效率,全面提升全要素生产率,培育基于数据驱动的新动能。

三是数字经济正迈向范式迁移的新阶段。人类认识和改造世界的方法论在经历了以牛顿定律为代表的理论推理法、以爱迪生发明灯泡为代表的实验验证法后,正在构建认识世界的两个新的方法论:模拟择优法和大数据分析法。

关键词:数字经济 产品全生命周期管理 智能化升级 拐点 历史方位